首页>保险资讯>偿二代预留监管空间 细则有望2016年出台

偿二代预留监管空间 细则有望2016年出台

2020-02-27 14:47:09 分类:保险知识    
偿二代预留监管空间 细则有望2016年出台 常青

  本报记者 刘艾琳 北京报道

  经过近两年的酝酿后,今年5月中旬,中国保监会出台了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下称“偿二代”)的整体框架,并将其称为“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

  “在制定偿二代过程中,既要吸取西方先进经验,又要立足于中国保险市场现状,还要留出未来发展空间。保监会在偿二代上花了很多精力。” 5月29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下称“慕再”)中国区总经理常青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称。常青为中国保险业偿付能力监管标准委员会委员,并全程参与了中国偿二代框架推出过程。

  相较传统资本监管模式,常青认为,偿二代把对保险公司的资本要求和风险暴露做了匹配对接,将引导保险公司进一步重视评估各项业务的风险,为公司调整业务结构创造更有利条件。

  事实上,保监会近两三年推出的放开投资渠道、车险费率改革等一揽子促发展新政,与科学配置风险资本的偿二代监管体系呈现互补关系。

  “促发展和防风险,必须要有良好的平衡。”常青称。

  按照现有进程,常青预计偿二代细则有望在2016年推出。“至少是试运行状态,这个时间甚至会早于欧洲solvency II。目前,风险资本量化等多项研究项目正在进行,准确出台时间要视项目进展情况和各家保险公司风险测试结果而定。”

  面对目前普遍信心不足的中国保险市场,慕再依旧看好发展前景。慕再经济研究部日前最新发布的研究称,预计到 2020 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直保保费新增最多的国家,增加 4250 亿欧元。届时,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三大保险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预留监管空间

  偿二代框架考虑的一个重点是,在趋同国际监管标准、以风险监管为导向的同时,需考虑中国未成熟保险市场的限制性因素,并预留出未来发展的监管空间。常青将其看做是偿二代的“独到”之处。

  此外,他认为新监管标准下,公司偿付能力的绝对额并不一定会高于现有标准。例如,A公司只做车险业务,B公司全做巨灾业务,假设业务量相同,那么偿一代监管下对这两家公司的资本要求几乎没有区别。但从业务内容的风险来看,巨灾肯定大于车险业务风险(不考虑风险增加的因素)。但偿二代正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也就是说,偿二代体系下,对不同风险业务类型的资本要求会不同,量化更科学,要求公司所拥有的资本与承担的风险更加匹配,避免在偿一代监管体制下,存在的风险套利情况。

  此外,偿二代也考虑了市场发展因素。仍以车险为例,传统理念认为车险为管理型险种,风险不大,小量资本即可覆盖。但常青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车险的风险在不断增大,主要体现在人身伤害赔偿责任的提高等方面。偿二代监管体系下,对车险的资本要求应该也会逐步提高。如法国和德国,车险的风险资本占用也处于高位。

  新出台的偿二代框架中,监管有三要素,“一支柱”强调定量资本要求,二、三支柱分别强调定性监管和市场约束机制。“这与市场发展阶段有关,西方成熟市场中,监管几乎已经没有促发展的责任,所以非常强调对风险资本量化的评估。”常青解释道。

  “对风险资本要求的绝对额是否高于现行标准,目前还不能定论。”常青补充道。实际上,“二支柱”里定性的监管要求,包括对公司实施管理和分级,保监会目前已经在实施。“这并不是新东西,我理解的是监管部门把这些行为都进一步系统化,统一囊括在偿二代的模式里。”

  另一紧贴国情的亮点在于,偿二代体系希望充分利用市场的约束力量,并不完全依赖保险公司的主动披露。

  “要调动媒体、分析师、第三方等市场监督力量。”常青说。

  北京保监局官方网站和行业协会自今年起,陆续上线了信访投诉数据披露、风险提示、消费者教育等栏目,试图加大对保险公司甚至关联银行违规行为的曝光度,激活舆论监督力量。

  利基市场开启

  从险企的角度看,偿二代的出台更有助于公司从内部调整业务结构,利用未来三年时间评估、推算各类风险所对应的资本匹配,从而实现市场细分定位,推动产品创新。

  常青称:“实际上,偿付能力标准和资本充足应当是每一家保险公司主动去研究的事。利基市场(niche market)将是未来发展趋势。”

  所谓利基市场,是指那些被市场中有绝对优势的企业忽略的细分领域并将其高度专业化的细分市场。

  两极消费逐渐拉大的市场环境中,保险产品的市场定位格外重要。“大公司和小公司距离拉得很开,新公司不可能再按照以往大公司那样的模式开展业务。”

  至于偿二代体系细则,常青坦言称目前除了框架外没有任何可以确定的细节板块。任何一条监管标准的确定,都高敏感度地撬动着风险资本量。

  “对偿二代细则的讨论是一个谨慎而繁复的过程,讨论者来自再保、直保、咨询等不同部门,讨论的重点包括资本量化、置信水平、产品风险评估等。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监管部门是充分汲取了各方意见,同时也能把握市场的发展方向。”常青说。

  (本报记者赵萍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资讯